余家场苏维埃政府的历史影响

蒋芝全、戴苏岳
2019-12-25

地革命时期,中共岳池地方党组织遵照党中央和四川临时省委的指示,高举武装斗争大旗,组建革命武装力量。期间,由岳池特支领导的川北赤卫军余家场苏维埃政府所开展的革命斗争唤醒了人民,震慑了敌人,播下了革命的火种,为岳池地方党组织在以后开展更大规模的武装斗争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其意义与影响重大而深远

一、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中后期的革命斗争形势

1927年,蒋介石、汪精卫相继背叛革命,建立了代表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利益的新军阀政府,在全国范围内大肆捕杀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后,中国革命暂时处于低潮。为了反抗国民党反动派对革命的残酷镇压,中共中央于1927年8月7日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的方针。1927年8月12日,中共四川临时省委成立。临时省委迅速贯彻中共中央八七会议精神,要求各地党组织迅速恢复活动,利用军阀之间的矛盾到乡村中去发展农运,随时准备发动武装斗争。接着,临时省委又在重庆扩大会议上提出利用军阀混战局面夺取地方武装。中共岳池特支遵照临时省委的指示,同时鉴于1926年组织和领导民团联合反抗军阀罗泽洲斗争失败的教训,加深了对地方势力两面性的认识,提出为了取得反抗国民党反动派斗争的胜利,必须建立由党直接领导指挥的革命武装,用武装的革命,反抗武装的反革命,在岳池及周边地区同军阀杨森进行了英勇的斗争。

二、廖玉璧组建华蓥山游击队

1931年秋,中共岳池特支根据中共中央“六大”、中共四川省委第二次会议精神和中共顺庆特委指示,决定由共产党员廖玉璧、刘汉民、金化新、罗方域等组建华蓥山游击队,由廖玉璧(廖玉璧,岳池县中和镇人,1903年2月生,中共党员,华蓥山游击队的组建人,川北赤卫军领导人,1935年2月23日,被杀害于岳池县城南门外校场坝)负责具体承办。廖玉璧为组建华蓥山游击队四处筹集经费,还卖去自己部分田产购置枪支弹药当年11月当时的罗渡镇在的齐福乡魏家沟魏家大院组织魏文、魏山、魏云安、伍登先、尹锅元等50多人,正式组建成立华蓥山游击队廖玉璧任游击队队长游击队高举“抗捐、抗粮、抗丁”的旗帜,在华蓥山区开始了武装反抗军阀杨森的斗争。

     通过组建党直接领导的革命武装、改造绿林武装和军运工作,党的武装力量日益发展壮大起来,到1932年春,中共岳池特支可以直接或间接控制的队伍达到600余人。

1932年春,廖玉璧与改造过来的绿林武装刁玉甄部联合行动,开始进行反抗军阀杨森黑暗统治的武装斗争。出于斗争策略考虑,中共岳池特支决定廖玉璧所领导的革命武装以“劫富济贫”的面貌出现,以退为进,以寻找合适的时机,夺取武装,惩办豪绅,劫夺地主不义之财。中共岳池特支还大力发动群众支持游击队,吸收农民参加游击队。同时,广安进步人士李得北、绿林好汉陈博斋等经常与廖玉璧、刁玉甄联系,互相配合策应

广安驻军杨森在华蓥山一带驻有重兵,但他对起的绿林武装并不轻易采取武力清剿,而是企图将其招安为“杨家军”,扩充自己的实力。1932年,鉴于广安不少绿林武装先后被杨森收编形势,活动在岳池广安一带的廖玉璧、刁玉甄部,为了取得弹药给养,保存力量,赢得时间壮大队伍,经请示岳池特支同意,以不改编队伍为条件接受军阀杨森招安。

三、余家场苏维埃政府的建立及其革命活动

1932年5月中旬,廖玉璧领导的华蓥山游击队集结在岳池余家场整训。13日,廖玉璧、刁玉甄、文若余、罗方域等游击队干部30人在与余家场相邻的齐福乡魏家沟魏家大院魏寿周家召开整军会议会议决定

将华蓥山游击队更名为川北赤卫军,共设5个大队;廖玉璧赤卫军领导人,刘汉民赤卫军政委

以余家场为中心,在余家场成立余家场苏维埃政府,以余家场为中心建立华蓥山根据地,开展革命斗争

队伍整训中,一方面对战士加强政治思想和革命前途教育,一方面发动群众打击土豪劣绅

赤卫军必须纪律严明,买卖公平,对群众和气,不调戏妇女,不侵犯群众利益,并扶助灾民。

根据整军会议决定,廖玉璧便着手筹办成立苏给埃政府事宜。几天后,廖玉璧在余家场楼外楼”隆重集会,参加集会的有游击队员和300多名群众参加,场面热烈壮观。会议宣布余家场苏维埃政府”正式成立。会议推选罗木匠、魏云安、魏远文、伍登元为余家场苏维埃政府委员,罗木匠任余家场苏维埃政府主席。至此,土地革命时期广安地区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红色革命政权——余家场苏维埃政府正式宣告成立

楼外楼本是魏寿周家的房产,苏维埃政府成立后,魏寿周即把它捐出来作为苏维埃政府的办公地点。

苏维埃政府成立后,一是庚即组建了自己的队伍,罗木匠任大队长;二是立即在余家场贴出了“打倒土豪劣绅!”“实行耕者有其田”“苏维埃政府万岁!”“人民民主自治”等宣传苏维埃政府政治主张标语口号。

同时,余家场苏维埃政府大力贯彻中共中央关于进行土地革命的指示,放手发动群众,使广大革命群众的革命热情空前高涨。苏维埃政府对土豪劣绅恶霸压迫农民的恶行实施坚决的惩治。普安大地主周恒堂(家有4000多挑谷),平时勾结官府和军阀,欺压百姓,无恶不作。他家养有家丁40余人,家中设有水牢。他对无力交租的佃户,实行残酷迫害,甚至逼其卖儿卖女,关入水牢。苏维埃政府成立后,几户佃户欠周恒堂的租谷无力交纳,被周恒堂打入水牢。苏给埃政府知道后,及时派魏远文带领3名赤卫军战士分头打入周恒堂的私人武装。在一个漆黑的夜晚,赤卫军战士里应外合,解除周恒堂家丁的武装,解救出了这些被关在水牢的群众;收缴周3000多银元,打开周的谷仓,将几百担谷子分给了附近的群众。进士沟一农家失火,粮食衣物被禁,苏给埃政府了解迅速给以救济。苏维埃政府受到当地群众的拥护,群众都称赞苏维埃政府好,一些群众还将自己的儿子送到苏维埃政府,参加赤卫军。

    1932年10月,中共四川省委发布紧急通知,指示“南部、顺庆、广(安)岳(池)等地,应坚决领导农民斗争,革命兵变,发动游击斗争”。因此,中共南充中心县委在发动南部“升钟”起义创建川北工农红军的同时,要求川北赤卫军相机响应。当时正值杨森调一、四等混成旅到资阳参加军阀刘湘刘文辉“二刘混战”,仅留第五混成旅驻扎在华蓥山区,岳池县城兵力空虚。廖玉璧、刁玉甄商议,决定乘机暴动,夺取岳池县城。但因失密,暴动计划未能实现。但在此期间,党领导的川北赤卫军在岳池、广安开展了“袭团防劫军饷”“惩恶霸”“袭击伪罗渡政府”“支援川陕红军”一系列革命活动给反动军阀予以了沉重打击。

四、余家场苏维埃政府的影响

苏维埃政府和川北赤卫军的活动,很快传遍了余家场周围的乡镇。驻防广安的军阀杨森十分惊恐1933年1月,派第五混成旅第十五团团长罗润德部1000余人赶往余家场武力剿杀川北赤卫军。廖玉璧、刁玉甄在得知敌情后,鉴于敌强我弱的形势,决定率部撤往华蓥山区,寻找机会再痛击敌人。1月13日,农历腊月初八罗润德部赶到余家场,赤卫军已经撤离。罗润德在余家场扑了空,甚为恼怒,便在余家场烧杀掠抢,枪杀了留宿川北赤卫军的栈房老板孙容礼和派往赤卫军中刺探情报的肖教官与群众数人,烧毁民房数十间,制造了震惊全川的“余家场事件”。

1932年5月1933年1月,余家场苏维埃政府的活动虽仅短短的7个月,但它是岳池,也是广安地区土地革命时期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苏维埃红色政权,意义十分重大。

   (一)余家场苏维埃政府开展的革命活动和轰轰烈烈的武装斗争,沉重地打击了杨森的反革命势力,动摇了反动军阀的统治,有力地牵制了杨森的兵力,支援了川陕苏区红军的战斗。

(二)余家场苏维埃政府存在期间,它的影响下,岳池大片乡村已为苏区”。

(三)川北赤卫军与余家场苏维埃政府所展示的高昂革命斗志及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唤醒了人民,播下了革命的火种,为后来的华蓥山武装起义积累了宝贵的经验打下了深厚的群众基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分享